*散文,之前參加競賽的時候寫的,不過沒有入選所以就拿上來發網誌了w

*算是上篇吧?
下篇還沒有寫,不過可能過幾天就會出現了w

*純文學















單相思





曾經以為在這座島小島上每個城市都有一樣的風景,曾經猜想每個都市的差別只有距離的遠近,曾經妄想自己永遠不會離開這個從小到大成長的地方。但你終究因為求學,離開這個所有食物嘗起來都充滿甜味的都市。相思是從離別的那一刻才開始的。看著有相似面孔的月台從火車窗外掠過,你開始想家了,卻無論如何都無法清晰地想起那個城市的模樣。

後來趁著一年的暑假,你為了讓自己在記憶中看見的故鄉有個清晰的面容,背起背包出發了。然後你現在知道了,台南不只有食物帶著香甜的氣味,連人甚至是空氣都可以是甜的。曾經在巷口的花圃前駐足,看一圈整齊的雙色鵝卵石圍繞著繽紛的色彩,映著夕陽。當你不禁發出讚嘆,一旁正彎腰撿拾雜草與碎石的婦人抬起頭,笑著對你說:「喜歡的話可以帶一盆回去。」而你羞澀地笑了笑對婦人說家裡沒有地方可以種,想看以後再來看就好。那一刻你在心裡猜測著,是否因為吃了太多含有糖的食物,台南人說的話嘗起來也是甜的。

你知道台南市安靜的,一如觀光客口中的文化古都。林立的建築群新舊半掺,也許在哪個路口轉個彎撞進視線裡的就是一座古寺一個牌坊,無聲地在那裡站成一片屬於自己的風景。這次的旅途中你才知道,台南也可以是喧鬧的。大學生的你放假回到家的季節是鳳凰花季的末期,但即使是即將結束的花季,在街頭卻總是可以遇見那彷彿讓整排行道樹燃燒的豔紅。豔紅的花伴著老街的灰色地磚,古都在那一瞬間似乎跟著群蟬喧囂了起來。

你還知道台南的日常是忙碌的,無論是你忙著周旋於生計、長輩、子女之間的雙親,或者是其他居住於此的居民。平凡人總是庸庸碌碌地度過一日,如你記憶中在上學的路上經過的菜市場,菜販夏日揮汗如雨,冬日又得在寒風中叫賣。載送鮮魚的司機不是開車而是騎著綁上保溫箱的機車,在車陣中穿梭。因此你一直記得台南擁有忙碌的腳步,直到你第一次踏進文學館。那是一個安靜卻讓人感到溫暖的地方,像你在雜誌上看過的國外的博物館一般,擁有緩慢卻悠然自得的腳步。參觀者緩緩地踏著步伐駐足於每一個玻璃櫃前,你彷彿也受到氣氛的影響,慢下了自己的腳步。

當你再次搭上返校的列車,這次你在座位上想起了葉石濤先生寫過的話:「台南適合人們做夢、幹活、戀愛、結婚、悠然過活的地方」,接著思念如海浪般像你打來。這次離家你猜想著,自己也許已經無法脫離這種思鄉的情緒。同時,也猜測起另一個問題,台南是否也會想念離開的你呢?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