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卡內容捏有,請慎入

*恭喜梅倫終於R了!這裡順便曬曬自己的R卡
20130613 梅倫R1 get


*主要是侍僧組,大概有路德X梅倫的頃向

*或許是祭品的開頭(到底









發條鐘





「你真的要去嗎?」

「是聖女大人的要求的話,也只能照做吧!」

「這樣的話就不能常常見面了。」


在昏昏沉沉的腦海中,意外地還清楚地記得,當自己告訴另外兩個侍僧自己接到炎之聖女的指令要成為戰士時的情景。當時他看著一臉難以置信的路德以及布勞,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然後梅倫醒了過來。
這還是他第一次體驗到取回記憶之後的感覺。即使已經過了一天頭還是很痛,睜開眼正對著的是大廳天花板上的吊燈。自己是怎麼躺到這裡來的他有點不太記得,大概是從外面回來的時候頭又開始痛起來,就這麼直接躺到大廳的沙發上吧?

即使醒了,頭還是很痛。
但…真的是頭痛嗎?
或許僅僅只是機械損壞罷了。

躺著向上看的角度,正上方的吊燈突然地讓梅倫感到刺眼,於是他伸手撐著沙發的坐墊從躺著的姿勢換為坐姿。隨著動作的改變,原本蓋在身上的毛毯從身上滑到鋪有地毯的地板上。

「啊!梅倫你醒啦!」才剛想要去撿地上的毛毯,正在不遠處整雜物的布勞已經搶先奔了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嗎?下午出來幫路德搬東西的時候就看你睡在沙發上。」

「沒事,只是多少對自己的記憶感到有點衝擊。」梅倫苦笑著這麼說。「這裡需要幫忙嗎?」

「啊,沒關係這邊我跟路德整理就好。」

「沒事應該不是這樣吧?虧我還想說等你醒來,問你想起什麼的。」開口的人是路德。

但說真的,直到聽見聲音了梅倫才注意到原來路德也在。平常看其他戰士們找回記憶的情景,多多少少是可以預料到回復記憶對人的精神是有所衝擊的。看來衝擊力真的太強了啊!

「沒事。」一面這樣說他一面站起來。「我來幫忙吧!」

於是三人終究是一起把客廳裡的各種餐具、紙巾給收時整齊,結束整理後由於另外兩個人還有各自的份內工作,整個空間裡又是剩下梅倫自己一個人了。
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他呼出一口氣。
沒有被看出來吧?幫忙收拾工作其實是硬打起精神來做的。自從成為戰士以後,有很多原本應該由三個侍僧一起分攤的工作全都被另外兩個人攬了下來,說沒有感到抱歉是不可能的。但現在他卻不懂了,既然自己只是個自動人偶那些記憶以及想法又是從哪裡來的。
他還記得剛來到星幽界的事,炎之聖女所說的話,以及與自己同樣茫然的兩個同伴。
那時候甚至連現在負責帶領戰士們前進的聖女之子,都還沒有被創造出來。

「我們會不會以前就認識了?」

「確實有點熟悉的感覺,但也說不定只是每天一起工作造成的錯覺。」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確定有記憶這種東西嗎?」


看著戰士們一一找回記憶,身為侍僧的他們不例外地討論過這個話題,但不曾得出任何結論。自己真的有記憶存在嗎?梅倫也曾經質疑過這樣的問題,直到自己也成為戰士,他才不再去質疑自己曾經存在過的想法。
但找回一部分記憶的現在,卻讓他再次感到困惑。
既然是人偶的話應該不需要休息吧?這麼想著梅倫決定到外頭去逛逛。才走到門邊,又立刻因為後面的人的叫喚而折了回來。

「你不可能沒事對吧。」叫住他的人是正從商店走出來的路德。「剛才為什麼要勉強自己?」

「看到布勞那個緊張的表情,要是說有事大概得直接被抓到醫護室去了。」梅倫這麼說,然後往回走到沙發的位置坐下。「你應該也有看到吧?他那個表情。」

「需要聊聊嗎?」路德拿著一組茶具往這邊走來。「還有這薰衣草茶壺是泡給你的。」

「你泡的?真難得。」接過遞到自己面前的茶杯梅倫這樣問對方。「不過也很可惜,這對我大概沒有什麼用處。」

「你果然有哪裡怪怪的啊。」路德在對面的位置上坐下,對著面前的人這樣說。「別說是布勞,看你這樣連我都覺得有點擔心了。」

「因為記憶的關係。」握著手中的杯子,剛泡好的薰衣草茶的熱度緩慢的藉著陶磁材質的茶杯傳到手上。

「有關於我的事嗎?」

「沒有,不過有想起布勞的事。」看著茶杯裡的淺紫色的薰衣草茶,梅倫還是緩緩地把茶杯拿到嘴邊啜了一小口。

「工作的地方是馬戲團,他是團長的侍者。」

「不說關於自己的事情嗎?」對面的路德一副很有興趣地朝著他看過來。

「…」並不是不說,而是感覺到有點難以開口。梅倫對於自己是自動人偶的事情並不是那麼難以接受,真正難以接受的是記憶中那些人類的態度。說出來的話,自己與其他人的關係、相處的方式會不會改變呢?想到這裡頭又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抬起頭看著對面的路德,對方則是依然朝著自己的方向看著。

「不想說的話就算了,早點休息吧!」四目相交的時候,路德看得出梅倫的情緒並不如表面那樣冷靜。共事這麼久了,彼此哪裡有不對勁的地方多少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大概回去了也睡不著吧!」放下茶杯梅倫苦笑著這麼說。「你真的想聽嗎?」

「願意說的話我就聽。」

「……我在馬戲團的工作是魔術師。」或許在自己心理也是想著說出來比較好,聽見對方這麼說於是梅倫緩慢地開口敘述起自己的記憶。「不過實際上也不能稱得上是工作,因為馬戲團裡除了少數的人類以外就只有自動人偶。而人偶對於人類而言,也僅僅是…消耗品。」

「所以你整整一天就在想這件事情?」

「算是吧。」

「我想這裡的人沒有一個會把自動人偶當成消耗品的。」路德站起來繞過桌子走到梅倫面前。「大小姐自己也是人偶不是嗎?」一面這樣說,他伸手去揉揉梅倫本來就有些偏捲的頭髮。

「哎頭髮會亂啦!」

「還會在意頭髮就表示已經好了嘛。」

「你只是想玩我的頭髮而已吧!」然後梅倫現在覺得好多了,頭痛似乎也已經停止了。

「茶喝完了就早點去睡吧!」

原本想要幫忙善後但最終他還是被路德給趕回房間去了。一樓大廳的燈還亮著,大概還沒整理完畢吧?這樣猜想著,然後他聽見掛在牆上的鐘指針走動時發出的齒輪相互咬合的聲響。或許屬於自己與另外兩個侍僧的已經停止的時鐘也緩慢地開始運行了。















後記
哎好吧...硬要說的話,大概還是有點對瓜瓜(誰)是人偶的事情有點難以接受
或者說人對於人偶的態度...
恩...還是恭喜瓜瓜R1了,也感謝幫忙提供R1材料的學姊跟光羽(舔舔你們喔<人家才不要啦

最後喊喊
店長跟布勞你們來不來哇(甩瓜瓜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