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卡內容捏有,請慎入

*這組不是CP,CP方面的話心中另有所屬

*標題翻成中文是"比起父母的愛",其實是以前曾經看過的一篇文的標題,當然並不是寫UL的,只是覺得這個標題很適合心目中的阿貝與傑多的關係,所以就拿來用了

*璃野醬我寫完了。ω。









両親からの愛より





找回一部分的記憶之後,傑多就開始失眠了,因此他常常在深夜獨自到陽台上吹風,冷靜下來再回到床上。往往這個時候等著他的,是他的室友—一個總是被他嫌棄管得太多的男人。

「又做噩夢了?」

「嗯。」

「還好嗎?」

「嗯。」

他們之間其實並沒有太多的對話,或者應該說大多數的對話都是由男人發起的,日常的關心。簡短的對話之後,男人總是會過來摸摸他的頭。
手掌的溫度讓傑多感到安心,不再是夢境裡無盡的冰天雪地,接下來很快地就能夠再次進入夢鄉了。
這天,做了一如既往的噩夢,他也一如既往地被夢境裡的寒冰給凍醒。然後一如往常地走到陽台,回來的時候卻發現男人並不在寢室。於是他把自己捲到被窩裡,試圖減緩記憶中冰雪的溫度,並且很快地他想起今天跟以往有什麼不同。如同替自己找回失去的記憶一般,大小姐今天拿了記憶的碎片給那個睡在自己隔壁床的男人。
終於可以體會到那種幾乎每天做噩夢的感覺了吧?
這樣想,但這樣的想法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他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入睡,在夢境裡的雪地的溫度彷彿延伸到了柔軟的床上手指與腳尖一直維持著冰冷的狀態,於是他開始盼望起那隻總會摸摸自己的頭的手掌的溫度。

「怎麼了?又做噩夢?」男人回來的時候看見捲在被子裡的少年,開口這樣問他。雖然與平常的關心無異,語氣中卻似乎多了一點無奈。

「你呢?」

「只是到院子裡揮揮劍了罷了。不過你會對我提問還真是少見呢!」男人笑著,伸手摸摸他的頭。

「沒甚麼,只是覺得你現在應該跟我的狀況差不了多少。」他翻了個身,背對男人。「突然覺得自己的記憶很討人厭對吧?」

然後男人沉默了。

過了一會,才開口:「的確。你知道嗎?我殺了自己的弟弟。」

「!」聽見這句話,他幾乎是在同時瞪大眼朝著男人的方向又轉了回來。

「很可怕對吧?」男人露出無奈的笑容。「弟弟死去時的年紀跟你差不多,所以才會想要做些什麼當作補償吧?」

「…嗯」

除了一個單音節的回覆以外,他沒有再多給男人什麼回應。


只是在心底想著,對方並不知道關於自己的故事。
得不到母親的愛的少年,殺了自己的母親。
不過,就算沒有得到父母的愛,有個哥哥似乎也沒有差到哪裡去。
感覺到男人的手掌按在自己的頭上,傳遞過來的溫度讓他想起自己的疲倦,思緒到此中斷而他也深深地墜入夢鄉。















後記
嗯...總之就是想要說類似移情作用的感覺吧?
兩個人都有自己得不到.放不下的感情,加在一起之後得到的結果
但是這不是愛情方面的愛,
大概就像是把父母的愛(或者說是給家人的愛)移轉到另一個人身上,
比較像是親情吧?
至於另外心有所屬的CP部分w
以後有機會寫出來再說吧w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