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R5條件的時候自己想不開,所以就寫了這篇...

*還有官方把關系角什麼的刪掉真的太可惜了;W;

*CP應該算有?犬眼鏡,雷的麻煩不要點喔!











君だけいない世界






吶,艾伯。真是太好了呢!

坐在聖女之子的面前,艾伯李斯特的腦海裡卻被早上艾依查庫對自己所說的話給占據著,聖女之子就竟說了什麼他連半句都沒有聽進去。只知道自已之所以被叫到這裡來,是要談關於找回最後的記憶的事情。

全部的記憶都找回來的話,不就可以復活了嗎?

他無法忘記艾依查庫說這句話時的神情,彷彿根本忘了他們還因為前幾天吵架而陷入冷戰的事情一般,用相當燦爛的笑容對他這樣說。


「你有在聽我說的話嗎?」


「分配碎片的事情由大小姐決定就好。」他聽到這句話才回過神來,從聽到的片段中猜測的這次的話題大概跟以往的相去不遠,是分配碎片的問題吧!


「不行!這次必須要由你自己決定。」聖女之子看著他然後嘆了口氣。「你剛才真的完全沒在聽啊!」


「抱歉,想到一些事情。」


「那我就再說一次了,不可以再這樣心不在焉了。」端起桌上的紅茶喝了一口,她才繼續說:「這幾天才知道的,這次的素材不是只有碎片,還有一樣材料,必須要讓現在擁有記憶的其他人再次失去記憶才能夠取得。剩下的就由你來決定吧!」

離開客廳的時候艾伯李斯特只覺得自己被丟了一顆相當沉重的球,所有的決定權通通落在自己的身上時他反而茫然了,他一面思考著最後應該怎麼下決定,一面沿著聖女之館面窗的長廊走回自己的寢室。從窗戶可以看到外面的庭院,無論是彷彿偷懶一般在樹蔭下熟睡的古魯瓦爾多以及在不遠處練習揮劍的阿貝爾,甚至是一旁餐桌上圍繞著的當時相當照顧自己的聯隊前輩們,這樣的景象不僅與活著的時候無異,或者應該說更加地平和吧!


「啊!艾伯,跟大小姐談得如何呢?」


在走廊上遇到與自己同住的艾依查庫,依然是和早晨相同的笑容。明明是關心的話語,艾伯李斯特在這一刻心底卻有一種莫名的煩躁感升上來。「你煩不煩啊!」


一出口又是吵架的語氣,然後他看了一眼似乎因為聽見自己的話而愣住的艾依查庫之後,轉身快步走回房間,接著順手把門關上。

 

「明明已經不想要再失去重要的人了…」

 

如同被抽去全身的力氣一般,艾伯李斯特讓自己趴在床上似乎這樣就可以什麼事情都不用再去思考一般。「都說過不要再跟過來了,為什麼總是不聽呢?」

那天晚上他沒有見到艾依查庫,就竟是自己睡著了或者是對方根本沒有回來他並不清楚。


隔天仍然是由自己與艾依查庫同行,出發尋找記憶的碎片,一路上對方也沒有再跟他說些什麼,如同回到前幾天的冷戰狀態一般。但艾伯李斯特猜想著自己應該是懂的,艾依查庫並不是一如既往地單純因為冷戰而不與自己對話,認識這麼多年了他會看不出來嗎?那雙眼裡流露出來的寂寞。


但固執如他,艾伯李斯特即使是懂的,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後來,他第二次與聖女之子會面談論關於記憶的問題,這次沒有迷惑了他只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是嗎?」聖女之子輕輕地笑了。

 

不過請答應我一件事,一定要讓大家復活…

 


「那麼請好好的活下去喔!」

這是他最後聽見的話語,接著便陷入沉睡。

 

 

*

他醒來的時候眼前的空間看來是一間雙人房,另一張床則是空的。

原本應該還有什麼人在吧!他這樣猜想著。


「艾依查庫,你終於醒了。」坐在床邊的是嬌小的人偶女孩。「我是聖女之子,負責為你們找回記憶的。」


面對現在的場景他應該要感到奇怪吧!但意外地他只有一個題想問。


「這裡原本還有另外一個人吧?」


「是啊,不過他不會回來了,所以這裡今後是你一個人用的房間喔!」也許是看見他有些寂寞的神情吧,自稱為聖女之子的人偶停頓了一下才小聲地說:「不過總有一天你們會見面的。」

他一定在等你回去的。

因為約好了嘛…

*

艾伯李斯特醒來的地方是醫院。


「啊!你醒啦!」正在換點滴的護士發現他醒了,似乎急急忙忙地奔出去找醫生了。


他環視著由白色構成的空間,稍稍握緊自己被包在棉被裡的手掌,可以感覺到指甲緩緩陷入肉裡的痛覺。

原來是真的啊!

這時候他才真的有自己又重新活過來,是用自己的雙腳站在這個世界之上的感覺。

不過艾依查庫一定還在那個世界吧!

 

出院的時候,他買了兩束花。一束表示埋葬自己的過往,至於另一束是為那些他所等待的,在他的生命中擁有重要地位的人們而買。

你們,一定要回來啊!








後記
看到R5的材料的時候,其實痛哭了...
所以就寫了這樣一篇文,
沒想到發上來的日子算是大日子啊!!!
那麼就祝伯恩跟閃閃生日快樂吧!
結果說要打聯隊小家庭文都還沒打啊我(掩面)
這次就到這邊結束了,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次的文囉\owo/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