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些短文是想要推廣藏海花與沙海而寫的,
不過比起小說這種稱呼,
下面的三篇文章用散文來稱它們應該更加適合吧!

所以不會有捏到劇情的問題(應該吧?),
頂多會捏到的就是地名了w

cp什麼的依然是沒有,
那麼就請繼續看下去吧!

內含三篇短篇
1.流轉時光
2.轉山
3.碧空










01.流轉時光(王盟)
王盟有時候真的很想把吳邪找來,好好地抱怨一下。待在店裡這麼多年,錢卻越來越難賺了。並不是說現在的工資不令人滿意。這樣的價碼可不是當年的六百元足以比擬的,但要不是當時所有積蓄被迫通通拿去換了一車西瓜回來,恐怕自己也不會因為吳邪的一句:「我給你加薪。」留在這個不起眼的骨董鋪裡。

人家多做個幾年,升遷的升遷薪水不只三級跳,工作分量也比以往輕鬆許多。至於自己領六百元的時候不過是偶爾拿雞毛撢子掃掃灰塵,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對著沒有網路連線的電腦發呆的,現在呢?槍管他是不是走私是不是改的,拿到手裡總是要習慣怎麼去用它,是要跟著老闆賣命的。這樣,能不說難賺嗎?

還記得一年辦了同學會,有人問他現在做些什麼,怎麼突然發達了似地身上的行頭通通改了個調調。這個問題讓王盟連一句話都答不上來,喝了幾口酒,最後還是打哈哈地把話題給轉向了。那天聚會還沒結束,他就假藉著臨時有急事的理由,從熱鬧的場景逃回那個骨董店的櫃檯。

別人說怎樣都好,要怎樣歡樂到不醉不歸也好,那個單純的世界對他來說已經是恍若隔世。

回去的路上,熟識盤口的夥計喊他,問什麼時候進貨,當下的稱呼竟然不只稱吳邪是爺,連他都成了個爺。

也許是到了那個時候,他才真的懂了為什麼有時候老闆會露出悵然若失的神情。那個喧囂而簡單的世界,與自己的生活早已經不知道在哪裡岔開,隨著時間奔流到彼此無法觸及的方向。










02.轉山(吳邪,第二人稱)
藉採訪之名,實則途經青藏高原到尼泊爾進貨的路,你已經走過不下數十趟。因此你見過為了各種目的而來的人,許願者、還願者、旅行者,其中也不乏你的同行,所有人皆繞著這條山中的小徑而來。

有許願者告訴你,掛在山口的五色旗每每被風揚起,都是一次許願。讓你每在一個山口看見飄揚的色彩便不住駐足,猜測是誰在許下什麼願望時掛上這片層層疊疊的色彩,什麼樣的願望需要如此長的歲月等待到每片色彩都斑駁褪色。
偶爾,你也會看著這片景色,思考自己為何而來。

而還願者則對你說,沿著這條山路走到拉薩,就是人謂之轉山的旅途了。轉一圈能洗清過去的罪惡,轉十圈能贖一世罪惡,使人脫離輪迴,這條路走了一百八十圈便能夠成佛。於是你每回路過這裡,你總在心裡暗自計算著,要走上多少圈你才能洗去那些你不希望發生的故事。無論是你自己的或是那些朋友的故事皆是,究竟要走上圈才能回到遙遠的過往?然而,實際上還願者口中轉山的路程,你從未用自己的雙腳走完任何一回。

還有,在前往拉薩的火車上你遇過轉車的旅行者。旅行者說他要到一個最接近香格里拉的地方,還說如果能有記者把那裡的風景帶出來就好。那個被敘述為天堂的地方名為墨脫,這個名字你記得了,但也僅僅是記住一個名稱。

偶爾,你依然會踏上人們所說的轉山的旅程,依然思考著自己之所以出發的理由。至於山,你依舊一圈也沒有轉過。直到一回你再次出發,正好是能夠進入墨脫的月份,於是你在真正踏上墨脫的土地那一刻起,屬於你的轉山的旅行才真正開始。










03.碧空(吳邪)
看向車窗外,他被眼前的景色震懾得一時無法反應回來。火車還沒到站,依然沿著軌道緩緩地前行,而在窗外的風景是座湖以及在其之上的晴空。湖映著只有少許白雲的天,透出與天相似的藍,也許是位於高海拔地區,這片藍比起平地的湖光山色總覺得多了幾分冶豔。在天藍色之中揉進一些掛在草上的晨露透出來的青綠色,從其中再滲出幾分白皙的日光,接著這樣的藍深淺不一地在湖裡、天際延展開來。

要形容大概是個莊嚴而靜謐的景色吧!

過去幾年他並不是沒有看過這樣美得令人屏息風景,卻幾乎沒有見過在這樣絕美的畫面之下不帶有一絲危險的氣息。
後來讓他回過神的是放在口袋震得有些賣命的手機。看了看螢幕,是店裡唯一的夥計打來的。

「店裡出了什麼你不能處理的問題嗎?」

「老闆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啊!最近天天都有人來問貨哪時候才會到啊!」那頭的人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奈。

他抬起頭看了一會車廂裡的跑馬燈,已經離自己準備轉車的車站不遠了。「等等轉車就去寄貨,這幾天記得多跑幾趟郵局。」說完後他把電話從耳邊拿開,掛斷前還能夠聽見電話那頭夥計焦急地喊著「老闆你還是沒說什麼時候回來啊!」這一類的話。

掛了電話,他只是繼續對著窗外的景色發愣,直到窗外從一片青藍色切換成掛滿五色藏旗的市集區。

然後他想起自己曾經聽說過的一個地方,被形容得有如天堂一般。而現在正好是可以前往的月份,於是在火車到達拉薩後決定無視急於尋找自己的人,找了一個嚮導的他為了拋下懸念而到達這裡。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會在這裡重新拾起早已逐漸化為平常的懸念。
















後記
除了最上面說到的,想要推廣藏海花跟沙海這樣的理由之外,
會寫這些文的理由大概就是很想要去描寫那種景色跟某種心境吧!
先說說第一篇,
其實是沙海的部分,大概是在看了沙海之後就漸漸地喜歡王盟這個腳色了吧!
在盜墓筆記之中,他只是一個小小配角,
但這個配角卻陪伴著主角一路走到未來,想來,王盟多少也是懂得吳邪的吧!
接下來是後面兩篇,
這兩篇就是關於藏海花的了。
轉山中的你與碧空中的他,都是吳邪。
會寫這兩篇的理由大概比起流轉時光來說更單純了一些(?)
因為藏海花的關係,讓我想起自己小時候曾經有過一段滿腦子想要奔到西藏去的念頭。
不過我怕死,所以至今也沒有到過那裡。看了藏海花,又度過暑假一段瘋狂啃書的時光,在看書的途中也跟著累積了不少相關的資訊,於是就想要動筆了,動筆去寫那個被人稱為香格里拉的地方。
Secret